紅綠黃旅游網—打造江西紅色旅游門戶網! 設為首頁本站收藏網站供稿
 
 
 
  江西各市紅色分布: 南昌 | 鷹潭 | 九江 | 上饒 | 宜春 | 撫州 | 新余 | 萍鄉 | 吉安 | 贛州 | 景德鎮
 
  萍鄉紅色景點
· 湘贛游擊隊的故鄉——國家級森林公園武功山[圖]
· 喻宜萱紀念碑[圖]
· 孔原故居[圖]
· 盧德銘烈士陵園[圖]
· 蓮花一枝槍紀念館[圖]
· 秋收起義廣場[圖]
· 萍鄉革命烈士陵園[圖]
· 萍鄉革命烈士紀念館[圖]
· 安源礦工人俱樂部[圖]
· 秋收起義軍事會議舊址[圖]
  萍鄉紅色線路
· 萍鄉、武功山三日游行程
· 武功山、義龍洞二日游
· 武功山索道觀光游(一日)
· 武功山登山覽勝游(二日)
· 武功山索道觀光游(二日)
· 萍鄉三日游
· 萍鄉二日游
· 萍鄉一日游
· 萍鄉五日游
· 萍鄉北線一日游
  萍鄉紅色地圖
· 武功山導游圖 武功山景點分布圖[圖]
· 萍鄉蓮花縣電子地圖
· 萍鄉蘆溪縣電子地圖
· 萍鄉上栗縣電子地圖
· 萍鄉電子地圖
· 萍鄉旅游地圖 萍鄉旅游交通圖[圖]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萍鄉紅色記憶
《毛主席去安源》的幕后風波與歷史真實

    核心提示正當全國各地大肆宣傳《毛主席去安源》油畫之時,毛澤東親自審查了這幅油畫,他對畫中將他畫成身穿長衫不甚滿意。他說:“我在安源不是穿長袍,是穿短衣。”毛澤東的這次談話,通過非正式渠道在人們中間逐漸傳開。從此,對《毛主席去安源》油畫的宣傳開始降溫。

 
油畫《毛主席去安源》

油畫《毛主席去安源》在“文化 大革命”時期曾風靡一時,據有關部門統計,該畫共印9億多張,超過了當時全國的總人口數,即全國平均每人一張還多。這在世界繪畫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奇跡。這幅身價百倍的油畫,其中有著不平凡的經歷和鮮為人知的歷史。

創作展出油畫精確修改說明

1967年夏,北京籌辦“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亮安源工人革命運動”展覽,當時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裝潢系讀書的劉春華,被選派參加展覽的籌備工作,他承擔的具體任務是,畫一幅反映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畫。劉春華當時只有24歲,還是一名在校學生,而且沒有專門學過油畫。為了完成這一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他于這年7月初來到安源礦體驗生活,采訪老工人,了解毛澤東多次來安源的情況,加深對毛澤東在安源革命實踐的認識。

創作《毛主席去安源》這幅畫,最重要的是表現毛澤東青年時代的形象和思想。劉春華等人廣泛搜集了反映毛澤東青年時代的文章,以及有關毛澤東革命活動的回憶錄和安源工人運動史料,并反復學習和研究。為了突出主題,作者在構圖上把毛澤東的形象安排在中心位置。在動態處理上,讓毛澤東的每一個微小動作都有一定的含義:稍稍揚起的頭和稍稍扭轉的頸部,表現毛澤東不畏艱險、不畏強暴、敢于斗爭、敢于勝利的大無畏精神;緊握的左手,表現毛澤東爭取解放全國人民的雄心壯志和必勝信念;右手挾一把雨傘,說明毛澤東風里來,雨里去,為革命不辭辛苦的工作作風……

劉春華根據主題的需要和群眾欣賞的習慣,利用油畫表現力豐富的特長和中國傳統繪畫細致的優點,大膽嘗試,經過反復努力,終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8周年前夕,創作出《毛主席去安源》大幅油畫。

1967年10月1日,油畫《毛主席去安源》在中國革命博物館“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亮安源工人革命運動”展覽中,首次與觀眾見面。該畫說明詞稱:“毛主席1920年去安源”。10月18日,安源工人出身的解放軍工程兵副司令員王耀南少將觀看展覽后提出,《毛主席去安源》油畫的說明詞有誤,他記憶中毛主席第一次去安源是1921年秋天。

事后,王耀南打電話給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請他直接向毛主席詢問第一次到安源的時間。一天飯后,毛澤東與警衛戰士在一起閑聊。汪東興的秘書高長臣見主席說話興趣正濃,立即湊上前問:“主席,您第一次去安源是1920年嗎?”毛澤東沉思片刻,操著濃厚的湘潭口音,不緊不慢地說:“20年我有沒有到過安源,記不清了,21年秋這一次是對的。”

10月24日,王耀南向展覽會的工作人員傳達了毛主席的話。于是,《毛主席去安源》油畫的說明詞立即改為:“1921年秋,我們偉大的導師毛主席去安源,親自點燃了安源的革命烈火。”

譽為藝術之花高溫推向全國

《毛主席去安源》油畫剛剛問世,便受到了廣大群眾的喜愛和贊賞。到中國革命博物館參觀的群眾對這幅油畫推崇備至,留言寫滿整整4本,有的呼吁出版該畫,有的甚至說出版后要認購幾百張。但展覽籌備處無權決定此事。后來,《人民日報》擬刊用該畫,將其制版送中央審查,時任中央“文化革命領導小組”第一副組長的江青當即批示:“總理、伯達、康生……我建議明天‘七一’人民日報、軍報發表《毛主席去安源》,這幅油畫很好。這幅畫是無產階級文化 大革命的果實之一,它有高度的思想水平,構圖、采光、著色等藝術方面亦是優秀的。聽說是青年人畫的,而同意發表。建議屬【署】上作者名字。江青68.6.30”

1968年7月,該畫在全國公開發表并大量印制發行。《人民日報》及各地報刊大造輿論,稱該畫是“無產階級文化 大革命開出的燦爛藝術之花”。隨后,又用這幅畫發行紀念郵票,制作像章;當年,林彪、江青胸前都佩戴過該畫的像章;周恩來住室里唯一的一幅繪畫作品也是該畫。同年10月1日,北京的文化工作者將《毛主席去安源》巨幅油畫裝上彩車,與8個“革命樣板戲”造型一道,加入首都群眾慶祝國慶游行隊伍,緩緩通過天安門廣場,接受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從此,《毛主席去安源》油畫在全國家喻戶曉,并蜚聲國外。

毛澤東提出疑問宣傳逐漸降溫

正當全國各地大肆宣傳《毛主席去安源》油畫之時,毛澤東親自審查了這幅油畫,他對畫中將他畫成身穿長衫不甚滿意。他說:“我在安源不是穿長袍,是穿短衣。”毛澤東的這次談話,通過非正式渠道在人們中間逐漸傳開。從此,對《毛主席去安源》油畫的宣傳開始降溫。

1972年9月,“毛主席在安源革命活動紀念館”改名為“安源路礦工人運動紀念館”,該館陳列內容也作了適當的調整。鑒于序廳中的《毛主席去安源》油畫出現霉點,加上毛澤東本人對這幅畫不太滿意,該館便將這幅油畫撤下。

粉碎“四人幫”以后,特別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開始破除迷信,解放思想。1979年3月14日《人民日報》發表了著名畫家葉淺予的文章《從油畫〈追念戰友〉說起》。該文在贊揚油畫《追念戰友》的同時,批評了油畫《毛主席去安源》,指出:“在這幅畫(指《追念戰友》——引者注)前,不禁又想起林彪、‘四人幫’鼓吹過的那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畫。見過那幅畫的內行人都說其構思、構圖,甚至用色,無不脫胎于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畫。‘四人幫’把那幅畫欽定為美術作品的樣板,命令大量復制,凡樓堂館所、公私房舍統統懸掛,并且大量印刷,廣為分發。”這是唯一一次公開批評油畫《毛主席去安源》的文字。

1980年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前夕,安源路礦工人運動紀念館為了恢復劉少奇、李立三等同志在安源工人革命運動歷史中應有的地位,對陳列內容進行了較大的修改。在這次修改中,考慮到油畫《毛主席去安源》是“文化 大革命”的產物,毛澤東本人對畫中身穿長衫的形象又提出過疑問,再加上該畫曾受到《人民日報》的批評,所以該館將展廳陳列的最后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畫取下。

1986年7月,安源路礦工人運動紀念館陳列大樓正門最高處,由428塊瓷磚鑲成、直徑6米的《毛主席去安源》油畫頭像因年久失修,部分瓷磚顏色脫落,影響了毛澤東的形象,經上級主管部門批準,換成了由鐵錘、巖尖和火車輪子圖形組成的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部徽。從此,《毛主席去安源》油畫銷聲匿跡。于是,社會上出現了各種撲朔迷離的傳聞,什么“這幅油畫是‘四人幫’搞的”,“毛主席沒有到過安源”,“油畫作者有問題”等等。

不是步行而是坐火車

油畫表現毛澤東去安源是步行去的。最早說毛澤東步行去安源的,是時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領導小組”第一副組長的江青。江青于1966年11月19日在全國政協禮堂接見北京航空學院的學生代表時說:“安源煤礦毛主席是走去的,沿著鐵路一步一步走去的,遇到一個老鄉就聊聊。”1967年6月,劉春華為創作油畫到安源體驗生活時,就是按照江青的這個“指示”,一直在“走”字上動腦筋。他反復思考毛澤東第一次去安源的具體情節:毛澤東從長沙清水塘出發,估計是乘火車到萍鄉,再從萍鄉步行到安源,為了熟悉環境,劉春華幾次到萍鄉至安源的鐵路上步行。

其實,油畫表現毛澤東步行去安源的情景是與史實相悖的。當時毛澤東住在長沙清水塘,距安源300多華里,他不可能從長沙步行到安源。是否可能先從長沙乘火車到萍鄉縣城,再從萍鄉縣城步行到安源呢?這種可能性也不存在。因為到1921年,安源每天有兩列運煤的火車開到長沙,并在運煤列車上掛上幾節客車車廂,以方便旅客從安源到長沙,交通因之十分便利。毛澤東是第一次去安源,他不可能明明知道火車可以直達安源,還中途在萍鄉縣城下車,再一步步走路去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是不是毛澤東需要指導萍鄉縣城的革命活動,而在萍鄉縣城下車,指導完工作以后再步行去安源呢?也不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一個多月前剛剛在上海召開,當時萍鄉這個小縣城還沒有中共的組織和革命分子的活動,萍鄉縣境內最早的中共基層組織,也還是1922年2月李立三在安源煤礦工人中成立的全國第一個產業工人黨支部。

江青和劉春華都認為毛澤東當年是步行去安源的,其實他們都不熟悉這些歷史情況。江青1914年出生,1938年才和毛澤東結婚,毛澤東1921年第一次到安源時,她才7歲,對這段歷史和當時安源與長沙之間的交通情況根本就不了解,她說毛澤東去安源是“一步一步走去的”是毫無根據的。油畫作者劉春華到安源體驗生活時才24歲,還是一名學生,他為創作油畫雖然對安源革命歷史作過一些調查,但他還是只能局限在江青的“沿著鐵路一步一步走去的”說法構思畫稿,特別是1967年他從北京到安源時,火車客車確實是只能到萍鄉城區,再從萍鄉城區坐汽車到安源。

在這位年輕人的想象中,全國解放都18年了,安源都沒有開通火車客車,毛澤東當年去安源更不可能是坐火車,而是步行走去的。事實上,在安源運煤列車上掛客車車廂的做法,在1937年浙贛鐵路修通以后就取消了,從安源去長沙的旅客,只有步行到萍鄉縣城再上火車客車,當年安源運煤列車上掛客車車廂的事,逐漸被遺忘,作為一名外地的學生,劉春華更無從知曉,于是便出現了畫面上毛澤東步行去安源的情景。上世紀20——30年代,毛澤東曾10次到過安源和萍鄉縣城,現在萍鄉的中共地方史工作者和地方志工作者都無人去考證他每次來時究竟是坐火車、汽車,還是騎馬、步行。這次因為牽涉到該畫的步行畫面,才不得不作深入的研究。


相關紅色景點 更多>>

湘贛游擊隊的故...

喻宜萱紀念碑

孔原故居

盧德銘烈士陵園...

蓮花一枝槍紀念...

秋收起義廣場

萍鄉革命烈士陵...

萍鄉革命烈士紀...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絡110報警服務無線互聯網業自律同盟
本站部分信息網上收集整理,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速與我們聯系,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和鏡像。
[email protected] jxhsly.cn 江西紅色旅游—江西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江西紅綠黃旅游發展有限公司
贛ICP備08100256號 
山东11选5任7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