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綠黃旅游網—打造江西紅色旅游門戶網! 設為首頁本站收藏網站供稿
 
 
 
  江西各市紅色分布: 南昌 | 鷹潭 | 九江 | 上饒 | 宜春 | 撫州 | 新余 | 萍鄉 | 吉安 | 贛州 | 景德鎮
 
  南昌市區紅色景點
·令公廟遺址[圖](7-20)
·程允賢雕塑藝術館[圖](7-15)
·人民軍隊的搖籃——南昌[圖](7-15)
·方志敏廣場[圖](7-9)
·南昌八一大橋[圖](7-9)
·南昌八一廣場[圖](7-9)
·南昌人民公園[圖](7-9)
·朱德舊居[圖](7-9)
·江西革命烈士紀念堂[圖](7-9)
·江西省博物館[圖](7-9)
·八一南昌起義紀念館[圖](7-9)
·南昌起義總指揮部舊址[圖](7-9)
·十一軍指揮部舊址[圖](7-9)
·軍官教育團舊址[圖](7-9)
·方志敏烈士墓[圖](7-9)
·新四軍軍部舊址[圖](7-9)
·二十軍指揮部舊址[圖](7-9)
·八一南昌起義紀念塔[圖](7-9)
  南昌市區紅色線路
·南昌紅色景點一日游(7-21)
·“南昌-白虎嶺生態風景區-三江后萬古村-唐永王永木黎村古村-岡上月池“教授”村-市汊古碼頭古街-岡上桃花源生態農莊度假休閑村-南昌”二日游 (7-21)
·“南昌-塘南令公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馬游山-曹雪芹故里-南昌”一日游 (7-21)
·“滕王閣—八一起義紀念館--翠林高爾夫—月池教授村”一日游(7-21)
·南昌、廬山三日游(7-21)
·南昌、井岡山三日游 (7-21)
·南昌旅游2線(7-21)
·南昌旅游1線(7-21)
  南昌市區紅色地圖
·南昌起義、秋收起義、井岡山會師示意圖[圖](7-21)
·江西旅游景點分布圖 江西旅游地圖[圖](7-21)
·南昌地圖 南昌電子地圖(7-21)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南昌紅色名人
譚平山——南昌起義的發起人之一

   譚平山,原名譚嗚謙,別號聘三。1886年生于廣東省高鶴縣一個裁縫兼小業主家庭。1905年,考入廣州兩廣優級師范學校。四年本科畢業后,到雷州中學任教并參加同盟會。1917年,入北京大學哲學系。1920年,回廣東創建共產黨小組。1923年,在中共三大上當選中

央委員。翌年,又在國民黨一大上當選中央委員并任中央組織部長。1927年,任武漢國民政府農政部長。同年夏,參加領導南昌起義并任革命委員會主席團的實際主席。起義失敗后于11月間被中共中央開除黨籍。此后發起組織第三黨,全面抗戰爆發后恢復國民黨籍,并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1944年,在國民黨內發起組織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1948年初,參與創建民革。1949年,到北平參加新政協,當選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監察委員會主任。1956年病逝。

學過中國革命史的人,都知道南昌起義中共的最高領導是周恩來,卻很少有人了解起義時的最高行政領導人譚平山。這位參加過共產黨創建,并在大革命中風云一時的群眾領袖,雖然走過一段曲折的路,最后仍以民主人士身份參加了新中國的開創,顯出革命家的本色。

  ■在五四運動中參加火燒趙家樓,后回廣東創建共產黨小組,當時講到黨的建立有“南譚、北李、中陳”之說

  ■他被孫中山任命為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后來在國民政府中又是職位最高的共產黨員

  譚平山擔任雷州中學校長時,于1909年秘密參加了反清的同盟會,辛亥革命后又在廣東省當選過參議員。他深感周圍氣氛沉悶,抱著追求新思想的渴求,31歲時他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在北大學生中他雖年紀偏大,卻成為“新潮社”最積極的成員,并與文科學長陳獨秀、圖書館主任李大釗和助理員毛澤東等相識,經常交流思想并取得一致。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當天,譚平山在游行隊伍的前列大聲吶喊,又跑去火燒趙家樓,揮拳痛打賣國賊章宗祥。隨后,他被警察拘捕,成為轟動全國的“入獄三十二愛國學生”之一。

  1920年,譚平山從北大畢業回廣東,在高等師范學校任哲學教授,并與已轉居上海的陳獨秀等聯絡,在粵建立社會主義青年團。翌年,廣州共產黨支部建立時,譚平山成為首任書記。黨的一大召開時,他因事未能出席而讓陳公博做代表赴滬。1922年“五一”節,他以勞動組合書記部南方分部書記的身份,發動起廣州10萬工人群眾舉行大游行,他本人舉著紅旗走在隊伍最前面。當時,黨內有“南譚(平山)、北李(大釗)、中陳(獨秀)”之稱,此說將譚平山與李、陳并列有些過分(在北大時譚還是李、陳的學生),不過也可見其地位。

  1924年,國民黨在廣州召開一大進行改組,譚平山因有同盟會員資格、是廣東名流并有共產黨推薦等幾重優勢,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并被孫中山任命為中央組織部長。他利用這一條件,將共產黨員和左派人士派到重要部門。如宣傳部長汪精衛長期不在位,部秘書毛澤東便任代理部長,與譚平山一起掌握了國民黨內的組織、宣傳大權,以推進大革命。1927年春,譚平山出任武漢國民政府農政部長,成為共產黨在政府中的兩部長之一,他在黨的五大上又當選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成為“跨黨”期間在國共兩黨都任要職的主要代表。

  ■作為南昌起義最早的發起人之一,他擔任了對外的最高行政負責人革命委員會主席團的實際主席。他見張國燾反對起義,氣憤之下提出要將此人槍斃

  ■起義軍南下途中,他介紹賀龍加入共產黨。起義失敗后,幾位領導人轉移時口音不通,幸虧他是廣東人,為大家帶路找船

  譚平山在國民政府任職時,正值農民運動高漲之際。國民黨要人大罵他主管的農運“糟得很”,共產國際和黨內一些同志又批評他右傾,夾在矛盾之中的處境使他極為苦悶。1927年7月,國共最后破裂,譚平山覺得可以甩掉枷鎖大干一場,便通過與二十軍軍長賀龍原有的交情,趕往九江動員賀龍參加暴動,為黨又爭取到一支雄厚的武裝。隨后,譚平山趕到南昌,住在賀龍的軍部里,與黨中央派來的前委書記周恩來和委員李立三等商妥了起義計劃。7月30日,張國燾以中央代表身份趕來阻止起義,性格剛烈的譚平山大罵張“混蛋”,并在情急之下提出,如他繼續反對就拉出去槍斃。

  在周恩來、譚平山等人堅持下,南昌起義于8月1日發動。前委作為秘密領導機構不公開,起義的對外機構是革命委員會,譚平山擔任了主席團實際上的主席(后改稱政府委員長)。起義軍南下途中,他主管征糧籌款,途經瑞金時還同周逸群一起介紹賀龍加入了共產黨。酷暑中遠征,大家多感疲勞困苦,譚平山就以《燒餅歌》中“手持鋼刀九十九,殺盡胡兒才罷手”兩句話來鼓勵說:“九九八十一,正應在八一上面,我們的起義是一定會成功的。”10月上旬,起義軍在廣東潮汕失敗,一些主要領導疏散時人地兩生且語言不通,在危險關頭譚平山出來帶路并利用老關系找船,大家平安離粵后紛紛感嘆:“多虧了這個廣東佬!”

  ■被中央不適當地開除黨籍后,便參加了國共之間的第三黨,繼續反蔣;與同被開除了黨籍的陳獨秀見面時,因替共產黨的政策辯護而拍桌大吵

  ■抗戰期間又向周恩來、董必武等老同志提出,想去延安并回到黨內。1948年他進入解放區,以民主人士身份參加了建立新中國的工作

  1927年末,譚平山脫險來到上海找黨,卻意外地得知中共中央已將他開除黨籍。原來,張國燾先行回滬后懷恨向共產國際代表告狀,一些過“左”的領導人又把南昌起義失利的責任推諉于他。對這一處分,事后周恩來認為“是不完全妥當的”。此時,譚平山生活無著,政治上四面楚歌,以其身份若投靠南京政府不愁沒有一官半職,他卻堅持反對國民黨的黑暗統治,參加了鄧演達領導的“第三黨”,在主要從事反蔣活動時也曾指責過中共中央的路線。

  中國共產黨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號召后,在滬港等地東躲西藏的譚平山馬上擁護,并不顧通緝尚未取消的危險出面活動。他與同樣被共產黨開除了黨籍的陳獨秀會過面,陳見面便發泄對中共中央的不滿,譚平山卻批評陳的主張并贊成共產黨的新政策。陳獨秀馬上以老上級的脾氣拍桌大罵譚平山,一向以英雄自居的譚平山也站起來回罵,二人不歡而散。

  抗戰初期,長期反蔣的譚平山產生了將國民黨改造好的幻想,曾應蔣介石當面邀請恢復了國民黨籍,受其命參加了一些文件起草,還就任了政治部指導委員。1939年以后,他看到蔣介石獨裁反動的本質絲毫未改而徹底失望,在重慶見到老同志周恩來、董必武時,誠懇地提出想去延安并回到黨內。中共南方局答復說,留在國統區斗爭比起到延安更能發揮作用,只要好好為黨工作,黨會考慮他的要求。譚平山馬上表示,黨的態度就是我的態度。

  根據中共中央爭取國民黨內開明的民主派的決定,1944年秋,譚平山聯系19個省市對蔣不滿并主張進步的國民黨人,建立“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他的活動引起了蔣介石的仇視。1947年春,中共駐國統區的代表被驅逐后,特務便準備把譚平山干掉。由于及時得到警報,譚平山從上海秘密潛往香港,在那里與李濟深等人合組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1948年9月,譚平山以在港民主人士身份率先進入東北解放區,翌年2月到北平,并在那里迎候了中共中央從西柏坡的到來。他與當年的老友毛澤東重逢緊緊握手時,長長的白須不斷地顫抖,心情激動百感交集。由于歷史的原因,譚平山沒有能實現恢復黨籍的愿望,但他還是為回到共產黨領導下而興奮,積極投身新中國的開國工作,在新政協上被任命為監察委員會主任。解放后他又一直擔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直至1956年去世。

  ■在坎坷的人生中,有時光彩照人,有時窮困潦倒,最終卻以革命家而留名于史冊

  中國近代社會的滾滾大潮,巨浪飛卷和拍岸驚濤決定著許多人物的沉浮進退。譚平山作為一個歷史上知名卻又有著是是非非的人,其曲折的經歷恰恰是那種特定環境的一個折射。

  譚平山作為一個由下層家境出身靠勤學奮斗成才的知識分子,在陳腐與新潮交匯的廣東自幼便感受到思想上落差的沖擊。他追隨孫中山參加辛亥革命,又深感不如意,便中年求學進入北京大學,在那里接觸到馬克思主義,成為在中國最早系統介紹《資本論》的人和共產黨的早期創建者。然而,由于長期在政府上層活動,與工農運動有相脫節之處,他在工農運動風起云涌時便出現過手足無措的窘境,南昌起義后也曾制定過“只要有錢,不問政策”的舊式籌款辦法,嚴重脫離了群眾。當戰友們在新的革命實踐中去積極探索時,譚平山卻因主客觀原因出現了思想上的倒退,像“無壇廟可歸的青年游魂”一樣度過了十多年的歲月。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中,先進的知識分子未能與工農革命很好結合,也難免出現這種可嘆的教訓。

  值得欽佩的是,譚平山晚年仍隨著時代的發展表現出繼續追求進步的可貴精神。他鄙視蔣介石按月送錢的收買拉攏,身在國民黨內又向往自己昔日戰斗過的共產黨,又在其內部樹起了左派和民主派的旗幟,并在新中國的禮炮聲中又同當年的同志們并肩站到天安門上。他的一生,以有過重大貢獻的革命家而留名史冊。


相關紅色景點 更多>>

令公廟遺址

程允賢雕塑藝術...

人民軍隊的搖籃...

方志敏廣場

南昌八一大橋

南昌八一廣場

南昌人民公園

朱德舊居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網絡110報警服務無線互聯網業自律同盟
本站部分信息網上收集整理,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速與我們聯系,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和鏡像。
[email protected] jxhsly.cn 江西紅色旅游—江西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江西紅綠黃旅游發展有限公司
贛ICP備08100256號 
山东11选5任7技巧